首页 > 北京赛车盈利计划图

北京赛车盈利计划图

新浪财经讯 8月2日,美联储昨日宣布降息25个基点,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.00%-2.25%,并宣布提前完成缩表。此次美联储降息,系2008年12月以来十年首次,关乎美国“鹰派”与“鸽派”之争,剧情跌宕起伏,潮起潮落。

然而全球市场更关心的是这次降息释放了怎样的信号,我国央行跟进降息的可能性几何?新浪外汇特邀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执行院长杨望为您独家解读!

鹰派降息落下帷幕

此次的降息基本符合市场预期,根据美联储发表的声明,“全球经济发展情况”和“走弱的通胀”是此次降息的主要原因。鲍威尔对此的说明是,“美国经济前景依然良好,劳动力市场依然强劲,但全球经济下行风险令美联储担忧”,且强调本次降息的目的在于抵御经济下行风险,同时推动通胀回复预期水平。但是,“抵御经济下行风险”并不等于“经济下行”,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预判仍是乐观,也未给出下次降息的明确时间,此次降息更偏“鹰派”。

从全球局势来看,全球经济增长疲软,多国央行货币政策转向宽松。七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公布报告,预期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3.2%,比四月份的预测下调0.1%,多国GDP数据均弱于预期。此外,英国新任首相力主脱欧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等加剧了不确定性,美国金融市场承受的风险也在增大。

美联储的政策目标是使通胀达到2%,目前美国通胀数据整体偏弱,持续低于2%的目标。从美国商务部七月份公布的数据看,美国二季度核心PCE年化环比1.8%,低于预期2.0%;六月CPI同比符合预期,PPI同比处于18年以来的低位。多位地方联储主席指出,通胀持续低于预期令人担忧。

此外,此次降息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对金融市场的“妥协”。六月份美联储发表声明表现鸽派立场,近一个月以来市场对降息达成一致预期,若美联储未能按预期降息,市场的押注落空,可能造成美股大跌和全球性的金融市场震荡。美联储无法忽视市场一致预期带来的压力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鲍威尔明确表示,此次降息具有保险性质,并不意味着宽松周期的开始,但美联储仍有可能会再次安排降息。可以说,美国经济依然有稳健增长的动力,此次降息更多的是预防而非对经济衰退做出反应。

全球市场如何联动?

历史上美联储共有过6次完整的降息周期,1995年和1998年的两次降息周期均小于一年,降息幅度仅为0.75%,被称为预防式或保险式降息;1984年、1989年、1995年、2001年和2007年的降息周期较长、幅度较大,降息周期在一年以上,降幅在5%以上,通常被称为衰退式或数据依赖式的降息。两种降息模式对各类资产的影响有很大的差别。

降息对美元和黄金走势的影响十分复杂,历史上六次降息周期内美元和黄金的走势不具规律性。因为除了利率因素外,美元更多地是反应美国与其他国家的相对强弱,黄金也会受到全球环境的影响。从此次降息看,美元指数飙升,一度高达98.94,刷新两年新高,黄金则暴跌超过20美元。

股市和债市受货币政策和经济基本面影响较大,降息会对其产生直接影响。从历史经验看,1995年和1998年短期的预防性降息周期内,标普指数分别上涨12%和9%,美股表现良好。由于预防式降息幅度较小,周期也较短,因此利率下行空间有限,1995年整个降息周期内美债收益率仅下行37个基点,1998年小幅降息后甚至出现利率上涨。

历史上数次衰退式降息幅度大,周期长,对股市和债市的影响更为持久,特别是债市收益率会有大幅下行。在1984年至1986年的降息周期中,美债收益率跌幅高达532个基点;在2001年至2003年的降息周期中,美债收益率跌幅最低也有176个基点。

从当前的经济形势和美联储的表态看,此次降息更类似历史上两次预防式降息。1995年和1998年降息时,美国本身经济运行问题大不,风险源更多地来自外部环境冲击,这与当前是类似的。鲍威尔已表示此次降息具有保险性质,并不意味着宽松周期的开始。可以判断,此次降息幅度不会太大,也不会长期延续。从历史经验推测,此次降息会利好美股,债市收益率下行空间有限。但有所不同的事,此次降息仍偏鹰派,降息决议未能让金融市场满意,下次降息时间模糊。市场对降息的预期在下调,从市场反应看,美股三大指数均短线跳水,道指跌近500点,亚太市场早盘也出现集体下跌。

中国央行如何应对?

今年上半年多国货币政策转向宽松,如今美联储降息靴子落地,巴西政府随后也宣布降息,很多学者认为全球已进入宽松周期。但就我国来看,此次美联储降息后央行跟进可能性不大。

一是通胀问题的存在,降息只会加剧通胀速度。上半年CPI同比增长2.2%,六月份CPI同比上涨2.7%,涨幅与上月持平;上半年PPI同比上涨0.3%,PPI受到基数效应,短期下行,但并不具备PPI通缩环境。今年七月份中央政治局罕见提出“保障市场供应和物价基本稳定”,十分清楚地表明了宏观调控的目标。在通胀的约束下,央行跟随降息可能性小,货币政策难以大幅宽松。

二是经济企稳积极信号增多。六月份经济数据不及预期,悲观言论增多,但七月供需两端的经济数据更多地展现出回暖的信号。七月制造业PMI指数49.7%,较上月上升0.3%,出现自四月份以来的首次回升。从分类指标看,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均较六月份小幅回升,生产扩张加快,工业价格和就业指数均有改善。下半年的财政基调保持宽松,减税降费政策效果将有所体现,宽财政对基建的拉动也有利于经济提振。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仍然存在,但货币政策并不需要“大水漫灌”。

三是受制于人民币汇率的约束。美元指数在走强,而人民币汇率要守住“7”的关口,制约了货币政策不能过于宽松。

七月份政治局会议已表态,政策基调是“宏观政策要稳”,要“办好自己的事”。政策的核心将聚焦于高质量的发展,央行在短期内或不会跟随美联储降息而动。

(作者:杨望为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执行院长、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、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,宋柯璇为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研究员)

copyright © 2010-2019, All Rights Reserved.

本站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!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!